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前看

有我所爱,爱我所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柳记(一)  

2013-12-24 18:28:2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偶遇 

         关东大道,冰雪连天,行人无几,路边客栈的旗帜在寒风中摇摆。店里却是热火朝天,各色各样的行人由于这突如其来的大雪,都呆在了客栈里。本都是三教九流,不到半天工夫,却都聊得熟了起来。店内大伙儿正围着火炭,喝着烧酒,吹了起来。正中是一个红脸的中年汉子,腰上别了把弯刀,右手中拿了个酒葫芦,左手抓了把熟花生。一口花生一口酒,说道:“这使刀,最重要的是快,狠,准,力道要足。想当年我刚拜师的时候,你们猜我入门的前两年学的是什么?”众人马上议论纷纷,有人说道:“扎马步?”,又有人说“一定是举石头,使刀讲究手腕的力。”等等,那红脸汉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料想你们也猜不到,跟你们说了罢,是砍树。我师傅说了,要我把后山头的树全砍完,才教我刀法。那后山的树大都是有人腰这般粗,就用普通的钢刀,老子整整砍了两年,坏了一十六把钢刀。”说着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。
旁边的人叹道:“那不是半年才四把?换常人的话估计一天四把”大家都知道用刀砍大树是很伤刀刃,一不小心就会缺个口子,乡下人砍大树都是用斧头,一斧下来,树就蹦一个大口,几斧下去就差不多了。
那红脸汉子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此言差矣,前一个月坏了六把,第二个月坏了四把,第三个月坏了两把,然后一刀砍一个月,一刀砍两个月,一刀砍半年,砍刀后来一刀砍了一年。”他一说完,众人都夸道:“阁下想必是天生的练武奇才,那阁下的刀法现在一定是到了如火纯青的境界了,要不露两手给大伙瞧瞧?”说罢,一群人也起哄起来,那红脸大汉无奈,只好站了起来,叫人在桌子上把三个苹果叠了起来。但见刀光闪过,三个苹果还是安然无恙,众人不解,一好事者拨了一下苹果,只见中间那个已经被划开了两半,说来也怪,中间的被划开了,上面的还是不动,出刀之快可想而知,众人都暗暗惊讶,此人倒也有几分实力。
         一人赞道:“这位大侠的在江湖应该是一流高手了吧!”
         那红脸汉子听罢,说道:“一流高手?只有喝醉酒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是一流高手,在下虽说现在喝了几杯,都是头脑还是清醒的。我们最多算是江湖上走把式的,不过说到高手我倒想到一个人,他的名气在江湖那是如同神仙一样的人物,出刀之快,快的连你都没有看清楚,头就没有了。”周围的大多是生意人,于江湖的事不是很了解,但是但是又有一种渴望了解,于是又起哄说道:“那是谁呀,平时我们只知道江湖上厉害的是少林,武当,莫非那人也是少林的?”
红脸汉子正欲开口说,角落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,说道:“阁下说的莫非是红刀王柳布?”声音不大,但是周围杂音甚吵,众人却都听的清清楚楚,大家转头望去,却是一个穿着件旧羊皮大衣,脸又瘦又长的中年汉子。汉子不理会众人,独自饮酒。
        红脸汉子望了一眼,又道:“不错,正是江南的’红刀王’柳布大英雄,他十年前一人独挑长江两岸一十四个山寨,把那些专做偷杀抢的帮派一举摧毁。那一年,那些山寨有上百个亡命之徒命葬长江,其余的都各奔东西,从此以后那一带顺风顺水,走货的押镖的都敢晚上走夜路。”众人停罢,内心都有一种钦佩之情。
谁料红脸汉子刚说完,那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单单靠打发几个小毛贼,未必算是一流高手,那只能说明柳大侠是个行侠仗义的汉子。其实真正能说明柳大侠武功的,却是万鬼坡的那一战,阁下想必知道吧?”
红脸汉子听罢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在下略有所闻,据说是柳大侠也是一人力战少林武当峨眉的八大高手,那些高手都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。听说少林的德平、德静大师二人在那战中各自断了三指,武当的黑风道长中拳吐血,从此卧床不起,余下的几人也都是重伤。具体内情我们旁人也不了解。”这话说完,众人心里就不悦,都在纳闷,少林武当一直是大家崇拜的地方,怎么被柳布给打成重伤?
         其中一人说道:“少林寺不是好的吗,怎么会打起来呢?”
         红脸汉子有点犹豫,说道:“详情我们不了解,听说是因为一个叫米木木的小孩子。”
大家于是又把目光转向角落的那个汉子,汉子望了一下外面的风雪,感觉一时半会是不会有好转,于是说道:“这些年官府的贪赃枉法,乡绅的横行霸道,想必大家都很清楚,听说皇上已经八年未上朝,朝中奸臣作乱,不是交税就是交粮,大家日子好过吗?江西有一文人,中过举人,颇有能耐,他组织了各地的文人,写了不少书籍,揭发了朝廷的种种弊端。那一年,他们正欲进京联名上书给皇上,但是一路上的安危也是个问题,于是就托人找来了江湖上有名的人物来保护他们的安危。那人便是米云。”
       他话刚完,当中一人道:“米大侠我知道,是我们山东人,山东的都知道,大家都知道他很厉害,人很好。”
那汉子听罢,说道:“不错,正是米大侠,他的“穿云棍”和般若掌却是少林正宗,武功的境界没有几个人知道。本来大家都猜想有他去保护众人,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不久后传回来的消息却让大家吃了一惊,米大侠投靠了朝廷,把那文人带去京城。消息一出来,附近的各门各派都纷纷去山东米家庄要求讨个公道。米家庄却不知道米大侠在外的消息,于是双方起了冲突。谁也没有料到米家庄虽说米大侠不在,但是庄上个个是好手,伤了不少各门各派的人。那些门派的人无奈,只得托人带消息给少林。米大侠艺出少林,这是众所周知,少林方丈品月大师就派了座下弟子德平、德静大师二人去了米家庄。下山不久后遇到了同样得到消息的武当黑风道长等人,于是众人齐去米家庄。当他们刚入山东,在万鬼坡却碰到了一个人 。”说罢,又朝窗外看了过去。
        红脸汉子问道:“莫非是柳布大侠?”
        那汉子喝了一杯酒,顿了顿,叹道:“如果柳大侠早到山东就好了,米家庄就不会消失了。他们遇到的却是米家庄的管家,不过他们那时是不识得管家,管家一见众人,却是破口骂开了,说对方怎么的伤天害理,怎么的那么狠把米家庄烧了,把人都杀了。管家还说,好不容易逃出去,又碰到了你们,这命你们拿去吧,不过求你们一件事,放过我们少爷米木木。”这话说完,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,当中有不少山东的汉子,米家庄在山东却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口碑却是也不错。想来被人灭了门,连庄园都一把火烧了,却是太过狠毒。
        汉子又接着说道:“众人还不知所云,于是请管家道出个原由,才得知,两天前,包括几个大门派在内的一伙人已经把米家庄烧了,全庄上下上百人除了管家和米木木外,其余的全被烧死或杀死。按理说米家庄的武功也不是泛泛之辈,想必对方也有不少高手。那管家又说,那些人里面什么人都有,和尚,尼姑,官兵等等。德平、德静大师二人听罢,感觉大事不好,于是忙上去问管家米木木在哪里?谁知道管家偏偏在那个时候断了气。于是众人便到处找米木木,巧好在坡上的凉亭发现了两个,一大一小。大的是个灰衣男子,旁边放了把刀,据说那刀就象一块手掌宽的铁板一般,全身血红。小的是个富家子弟的打扮,却是满脸惊慌,欲哭无泪。众人便猜那必是米木木无疑,米云虽说有什么不对,但是全庄人都被杀了,只有唯一骨肉,德平、德静大师等人却不会让别人下毒手。而且管家说的那班人还不知是什么来头,只能先救人再说。于是就向那灰衣人交上手,那灰衣人便是柳布,于是便有了惊天动地的万鬼坡一战!”言语间满是遗憾之色。
        那汉子又说道:“你们可知道刚才提到的那个江西文人是谁吗?”
        那汉子又把目光转向别人,大家都摇了下头。汉子知道他们见识较窄,于是说道:“那便是宋平耳宋举人,虽只为举人,但是才识却比状元高出甚多,一个人的才识并非以职位来定。自从那万鬼坡一战后,就一直没有了宋举人、柳布和米木木,米云等人的消息。那年成立的组织也就因为群龙无首而散去,可惜了!如果不是米云的叛变,现在的朝廷也许就会不一样了。”
        红脸汉子道:“如此说来,那就是米云的不是了?”
        那汉子不说话,只是呆呆的望着窗外。
       众人听罢,也没有了声音,只有外边北风吹打窗户的响声。这个时候一个尖刻的声音说道:“小弟刚从京城回来,在那边听到个消息,却是朝廷通缉米云。”众人朝那声音望去,却是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男子。
       那汉子说道:“莫非阁下就是江湖有名的‘千手神偷’吴不偷?”
吴不偷抱拳笑道:“没有想到这荒山野岭还有人认识在下,阁下见笑了!我瞧阁下的打扮和兵刃,却也想到了个人,江西‘飞天神鞭’欧阳雷。想必阁下就是欧阳雷?”
      那人正是欧阳雷,他听对方报了自己家门,还说兵刃,暗暗一惊:“我那鞭叠着放在腰间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摸过自己的底,自己还蒙在鼓里,看来那‘千手神偷’的外号倒也不虚。”
      吴不偷把目光转向那红脸汉子,说道:“阁下怎么称呼,恕在下目光短浅,看不出阁下的来历?”
      红脸汉子微微一笑,说道:“在下只是拜了个寻常武师学了两年刀,贱名不足挂齿!”
      吴不偷也跟着一笑,笑道:“既然阁下不愿自报家门,那兄弟们也不好追问。”
       欧阳雷插口说道:“吴兄,你适才说京城通缉米云?那又是怎么回事?”吴不偷悄悄的瞟了一眼众人,然后对欧阳雷暗示了一下,欧阳雷立刻明白了。吴不偷做的是不干净的生意,如何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张扬呢。当下欧阳雷又故意岔开了话题,大伙对江湖的事其实兴趣不大,只是现在打发时间无聊而已,于是又跟着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 欧阳雷则走过去同吴不偷坐在了一块,那红脸汉子则是进退两难,本来对江湖的事有兴趣,可惜周围的人却没有几个懂,懂的那两个嘛,又自己坐了一桌,自己又不好上去打搅。吴不偷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,对他招了下手,说道:“这位仁兄若是不介意,就过来陪我们二人喝两杯”。红脸汉子大喜,抱着一壶酒就跑了过来。
        待他坐下,吴不偷说道:“不是兄弟我偏心,只是江湖的事阁下知道得太多,却也不是什么好事,如若阁下真想了解点,那我也不能吝啬。”红脸汉子连声说是,然后说道:“在下河北王小山,有幸认识两位兄台。”
         吴不偷待他说完,这才悠哉说道:“想必二位都知道兄弟我做的却是见不得光的买卖,那一日我在京城物色一家达官贵人,起初我只知道对方只是在朝廷的大官,我在那梁上呆了一夜,就等对方入睡后,取点值钱的东西走人。谁料,半夜来了几个人参见那官人,我才知道原来对方正是刑部尚书岳孟海。来的那几人当中不是兵部的人就是群英堂的人。王兄可能不太了解群英堂,那是当今武状元一手建立的部门,收罗了武林不少好手,专门处理江湖针对朝廷纠纷的问题,当中可谓是高手如云。我在梁上大气都不敢喘,就一直在那里一动不动,听到他们谈论着米云米大侠的事。听他们的言语,貌似米云背叛宋举人,却是事先与宋举人预谋好的苦肉计。他们猜测宋举人认为他们盲目进京,未必有什么效果,不如用自己人打入对方的内部。于是请了‘百变门’的易容高手,找了个人易容化妆成宋举人,让米云抓对方上京悬赏。起初,京城的奸臣却也相信了,而那时米家庄却已经是火海了。米云在京城得知后,并没有什么反应。朝廷那时就给他封了个群英堂的副堂主,但是没有告示天下,想必也是米大侠的意思。米大侠就一直等时机,也找一些自己亲信进来。而宋举人这边却是暗地里在组织,由于朝廷的放松,所以给宋举人很好的时机。这些事都是内部的几个人了解,外人一直都以为宋举人已经在京城被行刑。可惜啊,那天我在梁上听到下面其中一个人来历,心里也吓了一跳。”说着,自己倒了杯酒,一口饮尽。
        欧阳雷忙问道:“是什么人,让吴兄这般忧愁?”
        吴不偷又说道:“那人却是宋举人身边最亲信的人,是宋举人的老师。他这些年却也是跟着宋举人暗地里帮忙,如今他投靠朝廷,米云等人的秘密一被揭穿,又不知道得有多少人连累?”
         王小山也忙问道:“那米大侠的处境不是很危险?”
         吴不偷说道:“当时我也是这么想,但是听对方的交谈,好象米大侠当时不在京城,去外面办事了。不过米大侠武功深不可测,明刀明枪的话,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,只怕是暗箭伤人。”就在此时,客栈的门被人一脚踢开,一阵狂风卷了进来,直把众人得满面灰土和寒雪。众人一齐朝门口望去,只见门口,站了四个人。
        未完待续~~~~~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5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